<form id="p99bp"></form>
<noframes id="p99bp">

    <form id="p99bp"></form>
    <address id="p99bp"></address>

            歷史文摘

            歷史文摘

            東漢畫像崖墓研究

            信息來源: 《歷史與社會》(文摘)2021年第1期 發布日期: 2021-03-29 瀏覽次數:

            作者:羅二虎,宋丹,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考古學系。四川成都,610064。

            一、前言

            崖墓畫像是一種廣義的畫像,其中也包括單體的石刻雕像,它們的共同特點均是利用山巖雕刻,并與崖墓連為一體。無論是東漢的畫像崖墓還是普通崖墓,都分布在西南地區,尤其集中在四川盆地內,成為這一地區一種頗具地方特點的墓葬。崖墓數量極多,僅四川地區保存至今的就有數萬座,畫像崖墓在其中占有很小的比例。

            二、類型與畫像位置

            東漢畫像崖墓與同時期普通崖墓的形制結構、規?;鞠嗤?。崖墓的平面形式多樣,有繁有簡。主要特點和畫像出現位置分述如下。A型:單室墓。多為小型墓,少量中型墓。數量多,形式多樣。在主軸線上僅有一個正室。畫像主要出現在墓室內、墓門框外側和墓外崖壁上。B型:雙重室墓。多為中型墓,少數大型墓,數量多。在中軸線上有兩個正室。畫像多出現在墓穴內。C型:三重室墓。為大、中型墓。在中軸線上有三個正室。畫像多出現在墓穴內。D型:四重室墓。為大、中型墓,數量很少。在中軸線上有四個正室。E型:五重室墓。大型墓,目前僅發現一座,在中軸線上有五個正室。F型:側堂墓。為大、中型墓。側堂為此墓的主室,正室的數量為一至二個。畫像很少,出現在墓門的門楣上和墓室內。G型:前堂后穴墓。多為大型墓,少量中型墓。墓穴前有一個前堂,前堂內壁開鑿的墓穴數量一至七個不等。幾乎每墓都有畫像或建筑裝飾,并都分布在前堂內和前堂門外。

            畫像崖墓基本都屬于本地區或本墓地內墓葬規模較大、制作較精美者。在畫像崖墓內還普遍雕刻有仿木結構的建筑裝飾。

            三、畫像內容分類

            墓葬中出現的畫像,其本身就是喪葬行為的產物,而畫像的內容也與當時的喪葬觀念有關。畫像在墓葬中出現的位置有一定規律,哪些位置出現哪些內容的畫像也有一定規律。這些安排取決于當時流行的喪葬觀念和墓主個人的主觀愿望。一般來說,墓葬中普遍出現的畫像內容應是當時流行喪葬觀念的反映,很少出現的、較為特殊的畫像內容則常??赡鼙磉_墓主個人的愿望,體現墓主的人生觀和價值觀。這種個人愿望某種意義上反映了個人的喪葬觀念。依據上述原則,可將東漢崖墓畫像的內容分為如下四類:仙境與升仙、生殖崇拜、驅鬼鎮墓、吉祥。

            漢代畫像的物像從形象上講具有確定性,但在含義上卻具有一定的模糊性,一種物像有時具有幾種不同的含義,可以進行多種解釋。由此也造成了研究者解釋的分歧。第一類仙境與升仙,可再分仙境情景、墓主升仙、生前生活和歷史人物四小類。仙境,表現仙境內情景或象征仙境的物像很多;升仙,這些物象出現的作用,主要是幫助墓主升仙并到達仙境;墓主生前生活,有墓主出行、生活場面和財富資產;歷史人物,為表現墓主的道德倫理觀念,同時也標榜墓主與他們是同類人。第二類生殖崇拜,有動物生殖器、寓意生殖的動物、男女歡娛等內容。這類圖像本意是表達生命的延續,但在墓葬這一特殊的環境中出現,當有其特殊的含義,即祈求人的生命長存、死而復生,并用性行為、生殖的方式加以表現。這是一種古老的巫術觀念和巫術行為的表現。這種巫術性的轉生媒介方式在古代中國和世界許多地區都曾存在。第三類驅鬼鎮墓,有鎮墓神和鎮墓獸。第四類吉祥,既可作為天國仙境的象征,又可表達造墓者祈求吉祥的愿望。

            四、畫像組合與主題

            崖墓由于是在崖壁上鑿刻畫像,因此相對畫像磚墓而言保存較好,現能見到的完整組合也較多。其各類墓的畫像石刻組合情況如下:第一類大型崖墓,其完整的組合為仙境、墓主升仙、墓主生前生活、歷史人物、生殖崇拜、驅鬼鎮墓、吉祥等,其四大類、七小類均有。第二類中型墓,一般一墓畫像的組合僅有三至四類,其整個畫像中均未見歷史人物類。第三類小型墓,一般一墓畫像的組合僅有三至四類,其整個畫像中均未見歷史人物類。這幾類形式的畫像組合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以表現仙境與升仙的內容為主,其數量占絕大多數。從各類畫像的題材種類上看,表現仙境與升仙類的題材也特別豐富,并遠多于其他各類題材。而且從各類畫像內容的相互聯系和造墓者在墓中營造這些畫像的目的來看,均以升仙為目的。因此可以認為,東漢崖墓畫像的主題即是墓主升仙。

            雖然畫像崖墓是以表現仙境與升仙的內容為主,但在各類題材的具體組合中,與同處西南地區的其他形式畫像墓相比仍存在一定的差異。在畫像崖墓中,多數畫像內容都是通過象征性手法來表現仙境與升仙,此外表現生殖崇拜、歷史人物和吉祥類的內容相對較多。這些特征可能與畫像形式和墓主生前身份等的差異有關。

            五、畫像雕刻技法與制作

            東漢崖墓畫像石刻也屬于畫像石的一種,因此其雕刻技法與漢代其他畫像石的雕刻技法大體相同,同時也有一些自己的特點。具體可分為陰線刻、凹面刻、剔地平面淺浮雕、剔地弧面淺浮雕、高浮雕、局部透雕、半立雕、立雕??偟膩碚f,在這幾種雕刻技法中,以弧面淺浮雕和高浮雕最為常見,次為平面淺浮雕和陰線刻,其他則很少見。有的畫像中,陰線刻又常與浮雕技法結合使用,浮雕刻畫物象的外輪廓,陰線刻畫細部。

            關于崖墓畫像的具體制作方法,無直接材料可說明,但參考山東東阿薌他君畫像祠堂的石柱銘文記述,可知山東地區漢代畫像石制作的步驟是先由畫師在石面上繪出底稿,然后刻工再加以雕鏤。西南漢代畫像石制作的情況也應大體如此。

            關于崖墓畫像的制作者,推測有的畫像是專業畫師先繪出底稿,有的可能僅是普通民間工匠制作,故藝術水平參差不齊。崖墓畫像石刻的制作與崖墓的開鑿一般都是同時進行、同時完成的。但也有部分畫像、尤其是墓門外崖壁上的畫像,其雕刻的年代有時會晚于墓葬開鑿的時間,如長寧七個洞崖墓外崖壁上的畫像,大多是崖墓開鑿完成后陸續雕刻上去的。

            六、畫像藝術風格

            畫像的創作者們都是來自民間的藝術家和工匠,他們基本上是遵循現實主義的創作原則,從視覺藝術的角度對漢代的社會生活、風俗習慣和宗教信仰等作如實的描述,從各個方面形象地再現東漢西南地區的社會生活。

            畫像崖墓的題材雖多與宗教信仰、神靈世界相關,但在具體內容的處理上基本是以現實生活為藍本,面畫洋溢著人間世界的氣息。在畫像崖墓內普遍雕刻有仿木結構的建筑裝飾,畫像的畫面和一些單體石刻大多分布在這些建筑裝飾之中,形成東漢崖墓畫像的一種特色。畫面構成比較簡單,即使內容較復雜,場面較大,也是將其簡化處理。畫面組合崖墓畫像在畫面組合方面比較復雜,主要有以下幾種情況:第一,一個畫面為一個完整構成,并表達一個主題。這是最常見的方式。第二,幾個畫面組合在一起表達一個主題,即每幅畫面各自具備完整的構圖,只有當幾個畫面的內容組合在一起時,才能表達一個完整的主題。第三,多個主題合成一個畫面,即由兩個以上的主題組合成一個完整的畫面,從畫面的構成上很難辨別。

            造型藝術特點,第一,強調動感。有時甚至用稍許夸張的手法強調其動感,使畫面生動。第二,不擅長人物面部刻畫。絕大部分的人物面部刻畫都顯得過于簡單且不合比例透視,當然更談不上人物表情的細微刻畫,這說明當時的工匠尚未熟練掌握人物面部塑造的技巧。第三,古樸、豪放的風格。注重對物體外輪廓的刻畫而不強調局部,形成一種雄渾古樸的藝術風格。對各種形象進行雕刻時,常不進行最后一道表面平整工序,有意留下部分大型和小型尖鑿的加工痕跡,藝術風格粗獷豪放。第四,雕刻與彩繪結合。在部分現存的平面淺浮雕畫像上,可見先鑿刻出物象的外輪廓,然后用色彩描繪其形象,仿木建筑裝飾也是在鑿刻好的建筑結構部分涂彩。這樣整個畫像和建筑裝飾都更顯華美。第五,造型模式化。人物的身份、地位常常是通過某些道具、裝束、人物比例的不同來表現,并已形成一種較固定的模式。

            七、分布與分區

            東漢畫像崖墓分布區域廣泛,大約分布在四川盆地和貴州北部約20萬平方公里左右的范圍內。從整個東漢崖墓的分布區域觀察,畫像崖墓僅分布在其中心區域內,在周邊的川北、陜南、三峽鄂西、黔北、滇東北等崖墓分布區基本沒有發現畫像崖墓。

            由于分布地域廣,因此各個地區間的畫像石刻存在一定的差異。根據畫像的形式、內容和藝術風格,再參考墓葬的規模和形制結構方面的差異,可將其分為四個亞區:岷江中游區、岷江下游區、川中區、長江區。

            八、年代與分期

            畫像崖墓的斷代有兩個問題值得注意。其一,東漢時期流行家族葬而多次入葬,因此崖墓使用的上下限年代有時會相差較遠。然而,畫像雕刻一般是與墓穴開鑿同時完成的,所以畫像年代與墓葬上限年代基本同時。其二,崖墓中的G型前堂后穴墓,如紀年題記僅鐫刻在某一墓穴門上,它僅代表這一墓穴的年代,而不能代表這一墓內所有墓穴的年代,因為同一前堂內各墓穴的開鑿有時不是一次進行的。

            歷年發現的畫像崖墓數量雖多,但有關的紀年材料卻不多。根據筆者掌握的資料,紀年畫像崖墓共有十六處。在所有紀年材料中,年代最早的畫像崖墓是東漢建初元年(76年),在東漢中期前段。年代最晚的畫像為建安七年(202年),為東漢末年。從無紀年墓的情況看,上限可能要略早于紀年墓的年代,約在東漢早中期之際,下限也要晚于紀年墓的年代,可到蜀漢時期。

            根據畫像的內容、技法、藝術風格、墓內位置、墓中畫幅數量等方面的差異,可將其劃分為發生發展、鼎盛、衰落三個時期。綜觀這三期畫像的總體演變趨勢,可以歸納出五點認識:第一,畫像的內容,發生發展期時有仙境與升仙、墓主生活、生殖崇拜、驅鬼鎮墓等類,但各類中的題材種類都不多。鼎盛期時出現了吉祥和歷史人物類,題材極為豐富,幾乎包括了崖墓畫像的所有題材,其中以表現仙境與升仙內容的占大多數。衰落期時種類大大減少。第二,畫像的數量,發生發展期的前半段為崖墓畫像始出階段,其總體數量和一墓中畫像的數量均較少。后半段為發展階段,數量增多。鼎盛期時數量最多,目前發現的畫像約百分之八十左右屬于這一階段,一墓中畫像的數量也大增,可多達二十至三十幅。進入衰落期后迅速減少,以至消失。第三,畫像的技法,發生發展期時的雕刻技法有淺浮雕、高浮雕、平面淺浮雕、陰線刻等,其中以前兩種為多。鼎盛期時又出現半立雕、局部透雕等,有時多種技法在同一畫像上使用,但仍以淺浮雕和高浮雕為主,且高浮雕的比例比前期增大。而衰落期時陰線刻的比例增大。第四,畫像的布局,發生發展期時布局多較雜亂而無規律;鼎盛期時較有規律,并出現了格式化的趨勢;衰落期時主要在分布于墓門外崖壁上。第五,畫像的構圖與造型,發生發展期時,尤其是前段,畫幅小,構成簡單,構圖也不太完整,造型較為簡單,藝術性略差。鼎盛期時構圖普遍較為完整,造型生動,富于變化。有的畫幅很大,場面很大,但排列有序,疏密相間,動態變化多樣而生動,達到東漢崖墓畫像藝術的頂峰。衰落期時畫像造型較生動,但畫幅小且構圖簡單。

            九、墓主身份

              目前在畫像崖墓的石刻銘文中發現有墓主姓名的共有十七座。漢代是一個等級社會,每個人都必須根據自己的身份在社會生活中遵循一定的等級規定。畫像中有部分表現墓主生前的各種生活場景,可反映出墓主生前的身份。1.出行圖。在畫像中,出行圖可能是最常見且最能體現墓主等級身份的畫面。根據畫像中出行圖的規模,車騎數量,并參照《續漢書·輿服志》的記載,大體可將崖墓畫像中的出行圖分為三類:第一,官秩千石至六百石的縣令等;第二,官秩二百石以下的小官吏;第三,無官秩的平民。在這三類中,第一類僅一座,第二類數量略為增多,第三類數量最多。此外,還有一類特殊的出行圖,即婦女出行圖。在漢代婦女乘坐的車有輜車、軿車、輦車,而且一般都是地位較高的婦女乘坐。2.墓主生活與財富。除了出行圖之外,還有許多畫像的內容可以顯示墓主的身份,如門吏、門卒圖,有這二種畫像的墓不少,這些內容是墓主生前生活的再現,前者主要是顯示墓主的高貴身份,后者則有守衛墓葬不受侵擾的含義。

            此外,畫像崖墓本身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在當地眾多的同時代墓葬中規模大,仿木結構建筑裝飾精美,其平面形式也多仿生人居室宅院,尤以一些大型崖墓的仿造逼真。這本身就反映出墓主生前擁有較多財富、廣宅深院,其社會地位和經濟地位高于普通平民的情況。

            畫像崖墓的墓主在當地都屬于富裕階層,其中有部分可能是當地的豪族,擁有相當的經濟實力。從政治方面看,墓主的身份也存在一定的差異,從官秩較高的官吏至普通平民均有。官秩最高者可能是千石至三四百石的縣令、長和郡丞等,也有下層官吏,但絕大多數都是平民。

            十、淵源與興衰

              中原地區漢代墓葬流行在墓穴中進行各種裝飾,如壁畫、畫像石、畫像磚、花紋磚等,當中原地區的墓葬形制傳到巴蜀地區時,這種在墓內裝飾的習俗也就一起傳入了。因此,西南地區包括畫像崖墓在內的墓內裝飾習俗總體上淵源于中原地區。

            巴蜀地區的崖墓雖然在新莽時期前后已經開始出現,但崖墓畫像出現的時間較晚,約在東漢早中期之際。然而,其雕刻技法在畫像出現之初就表現得較為成熟,陰線刻、平面淺浮雕和高浮雕等均有,藝術風格多樣化。畫像石雕刻技法和藝術風格可能都是在中原地區的影響下發展起來的。但巴蜀地區的崖墓畫像卻并非單純是中原地區畫像墓在地域上的直接延伸,因為二者在形式和內容方面存在較大差異。巴蜀地區獨特的畫像形式和內容是中原地區的畫像傳來后,與本地的文化傳統相結合的產物。畫像墓在中原地區出現以后,非但沒能在漢帝國的所有地區盛行,甚至也未能在中原地區內的所有地方盛行。這是因為畫像墓在一個地區內能否盛行,除了文化方面的因素之外,還受制于其他多種因素,漢代巴蜀地區恰好具備了畫像墓盛行的條件。

            畫像崖墓的盛行,首先需要的就是適宜的地理環境,即普遍存在的、硬度和質地適宜的山巖可供鑿墓。從全國范圍內講,畫像石墓是畫像墓的主要形式,而畫像石墓主要集中分布在幾個互不相連的地區。之所以會出現這種分布狀況,是否有大量可供開采的石材無疑是一個重要因素,這極大地限制了畫像石在許多地區的盛行。而畫像崖墓的開鑿對山巖的要求更高,四川盆地內普遍裸露的紅色砂巖正好可以滿足崖墓的開鑿。此外,秦漢以來蜀地發達的經濟和冶鐵業都為畫像崖墓的盛行奠定了良好的物質基礎。

            漢代巴蜀經濟最發達的地區即今以成都平原為中心的川西地區,正好是發現漢代畫像崖墓數量多、規模最大、畫像精美的地區。經濟次發達的川中區,其畫像石棺的數量雖多,但崖墓規模和畫像精美程度等則不及前者。在經濟較為落后的長江區,畫像崖墓不但數量少,規模也最小。其當時經濟發達的程度與畫像石棺盛行的程度基本上成正比。

            畫像崖墓的興衰也與當地豪族的發展關系密切,當東漢時豪族在巴蜀地區得到較大發展時,他們便大造冢墓,炫耀自己。他們的做法必然會對巴蜀社會產生影響,并促進畫像崖墓的盛行。畫像崖墓的興起、盛行與衰落與巴蜀豪族大姓的興起、發展與衰落大體上是同步的,其原因也在于此。

            漢帝國疆域遼闊,各區域有相對的獨立性,尤其在遠離漢王朝中心的邊遠地區。東漢晚期的中原地區社會動蕩不安,畫像墓已呈減少趨勢,而漢靈帝中平年間黃巾軍起義后,中原大地更是征戰連年,經濟凋敝,人口銳減,盜墓之風熾盛,導致了中原地區畫像墓基本消失。反觀巴蜀地區,東漢晚期社會相對穩定,畫像崖墓也達到最盛,中平年間雖有小規模黃巾起義,但很快被平息,大量外來人口的流入促進了經濟的持續繁榮。在這種社會環境下,漢末巴蜀地區奢侈厚葬之風仍盛。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畫像崖墓在東漢末年得以繼續盛行,直到蜀漢以后才開始衰落。兩地區畫像墓的盛衰前后相差數十年,因此,巴蜀地區畫像崖墓的衰落并非因中原地區畫像墓的衰落所致。三國蜀漢時劉氏政權對內打擊的豪強大姓,對外與魏吳連年征戰,元氣大傷,蜀漢末年川中又遭兵禍,民多殘破。蜀漢滅亡后魏遷蜀近臣并遷蜀人三萬家內徙,這些才是導致畫像崖墓衰敗的重要原因。

             

            文章摘自《考古學報》2020年第4期,原文約23000字。

             

            超级碰碰色偷偷免费视频,色欲天香天天综合免费视频,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不卡